玛姬·凯莉

应用艺术学士

我创作时的兴趣主要是捕捉人脸特征与形态。
我渴望通过学习另一个人并试图去这个个体并试图
记录我的解释。作为人类,我们都以自己的方式变得独特而美丽。我的喜悦来源于在理想化的美与主体的形象之间找到平衡。在我的艺术生涯中,我一直希望能够通过石墨,木炭和数字绘画等媒介捕捉人类的表情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我的艺术还涉及了其他领域,例如泥塑和粉笔粉彩。我的作品是一种反映我对心理学的兴趣的方式,因为我不仅极力想解人们的外表,而且还希望了解他们的内在情感。事实上,即使人们在充当模特时是保持静止不动的姿态,他们也会不断表达自己。因此,我喜欢将我自己沉浸在捕捉人们形态的过程中。

 焦虑 

二〇二〇年

彩色铅笔

13.97 x 20.32 厘米

时光

二〇二〇年

彩色铅笔

13.97 x 20.32 厘米

 未命名 

二〇二〇年

石墨

45.72 x 60.96 厘米

形体

二〇二〇年

炭条

45.72 x 60.96 厘米

催眠

二〇二〇年

彩色铅笔

45.72 x 60.96 厘米

当博蒂亚没有锥刺股

(根据大师作品临摹与再创造) 

二〇二〇年

45.72 x 60.96 厘米

凝视

二〇二〇年

马克笔、水墨

17.78 x 25.4 厘米

无题

二〇二〇年

蜡笔、石墨

45.72 x 60.96 厘米

霜月的茎茶

二〇二〇年

数码绘画

12.3 x 12.2 厘米

二〇二〇年

装置自然艺术

20.32 x 30.48 x 5.08 厘米

走神儿

二〇二〇年

粘土雕塑

45.72 x 22.86 x 12.7 厘米

厌恶

二〇二〇年

粘土雕塑

45.72 x 22.86 x 12.7 厘米